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My Story So Far:Music,Life  

2008-05-24 21:58:05|  分类: Say Somethin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o many people have come and gone in your miserably little life, what remains, is you.

 

自从我开始在博客上推荐音乐以来,有关我的博客不说自己的事情而几近成为音乐网站的抱怨就从未停过。对此,我也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我的生活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般精彩,而music is really my life

这么长时间了,老实说,我很喜欢将博客当成推荐音乐的媒介,而且对我而言,它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交流平台。我经常能发现我的博客被不认识的人引用和链接,我也因为博客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臭味相投的朋友。所以,我想我没有理由不把这个继续下去。

关于我,曾经有各种各样的猜想。有人以为我是酒吧歌手,有人以为我在艺术院校读书,有人以为我帮杂志供稿,还有人以为我是个在外企打工的小资……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确切的说——欧美音乐发烧友。

为什么会喜欢上欧美音乐?想了想,到目前未知,在音乐方面影响我最大的,应该有三个人。

第一个是刘厚吾。厚吾兄是我初中同学,说他将我领我走上音乐之路可能过于矫情,不过我得说确实是他引我上了这条贼船。对于我们这代人,一般来说,听到的最早的欧美音乐应该都是后街男孩了。我也不例外。那是大概十年前吧,开始对音像店里偶尔播放的一些欧美音乐感兴趣,什么“get down get down”啥的。当时人傻乎乎的啥都不知道,加上那个时候消息也不像现在灵通,就不知道那些歌是谁唱的。忘了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从刘厚吾那儿知道了后街的名字,开始执迷于这个组合。而厚吾同学也没忘趁火打劫,他看我好这口,就将他手上有的一张后街的卡带转卖给了我,还谎称这是一张正版卡带,而事实上那是一张盗得很恶劣的专辑。唉,谁叫那时候自己很傻很天真呢?这张卡带估计现在还在我家里放着,而刘兄也在随后转学去了株洲,至今再未见过面。厚吾兄,不知道你在哪里,死了没有,呵呵,只可惜我们同学的时间太短了,也没机会跟你切磋一下篮球。

第二个当然是周严(我就不叫你周琮承了)。他是我初中的同桌加死党,那时候基本上吃喝玩乐都在一块儿。周严对我的影响是全方面的,不止是音乐。基本上当时我所有的娱乐,都是跟他一起混会的。比如是他影响我喜欢上了风云(漫画+游戏),后来一块儿杀网吧,玩Diablo。不要误会,我不是想说他将我“带坏”了,相反,是他让我原本极度不完整的童年略微齐全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突然迷上了Michael Jackson,而且爱得很疯狂。口中不断地哼唱Jackson的歌不说,还经常在走廊里练习Jackson的滑步。那个时候我们每天早上进学校之前会在学校门口的一家粉店一起吃早饭,店里有台电视机,以前常放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录像,可是自从某天开始,只要我们在店里,那台电视就会一遍一遍的反复播杰克逊的MV——显然是他从家里带来的。而坐在他边上的我,耳濡目染下,也开始对这个人产生兴趣。后来就找他借VCD,回家看MV。偶尔会用当时嘶哑的喉咙学几声尖叫,也偶尔会用肥硕的身体在地上蹭几下滑步——当然了,显然是无果而终。起初我只是在诧异,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神奇的人,好端端的脸面不要,要整成那样一副模样…… 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神奇的不止是外国人,还有他们的音乐。

还有就是YoYo。初中和高中,我都跟她同班。音乐方面,初中三年貌似没有在她那儿学到啥,倒是后来影响不小,她直接导致我对一件事情上瘾:收集CD。我不知道她是啥时候有CD机的,我也不记得我的CD机比她早还是晚,但我清楚的记得她那儿数量相当可观(至少在我当时看来)的CD,而且很多都是欧美的。从她那儿,我知道了Avril Lavigne,知道了Eminem,知道了Babyface,一干人等。我经常找她借CD,有时候还“偷”她的碟听。当然此“偷”非彼“偷”了,她中午有时候会不在教室,而我就会趁她不在,在她抽屉里找碟,听完放回原位,这事儿后来她都知道。Anyway,也许是“碟”非借不能“听”也吧,我越来越觉得那边的音乐如此与众不同——不知道这算不算崇洋媚外。

可是,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必须得自力更生,于是我开始成为学校门口音像店的常客,也从此开始了一段很疯狂的日子。我高中前两年都是走读,每天只在学校吃早饭和午饭,所以家里给钱是按天算的。怎样在保证温饱问题的同时腾出钱来买碟,这是一个问题~ 虽然当时的正版CD比现在便宜多了,加上老板熟,她可以每张都给我少很多,但是另一方面,口袋中的钱也比现在少很多,所以那段时间过得很省。从那时候开始养成了早上基本上不吃饭的习惯,午饭能少吃就少吃,能不吃就不吃。反正是只要手上有钱,都会优先投资到CD上。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行为也许还不能称作病态,但绝对可以称为疯狂了。每天中午吃饭加放风的时间,我必去音像店。那个时候不仅是我,连音像店老板也对欧美音乐不是很熟。所以面对一堆不认识的专辑,要么就是随机挑选,要么就是全买。我选择了两者的综合,于是乎,我就以这种方式累积了现在在我家里一个柜的CD

说到音像店,我不得不提到蜂星的名字。当时岳阳有两家很有名气,也很有规模的音像店,一家叫晨钟,一家叫蜂星。高中三年,我见证了蜂星从一个门面扩展到三个门面,超过晨钟成为老大的全过程。但可惜随着唱片市场的日渐衰亡,我毕业之后,这家音像店已经只剩半个门面,而它的老对手晨钟,早已经不知去向。

说到这个,其实,还蛮不爽的。

……

至于YoYo,你去看她博客就知道,她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我们这等凡人无法企及的境界~

 

 

进入大学,我将收集CD的嗜好给戒了,因为实在负担不起,不过,也许等哪天有钱了,还会重操旧业~

That is, my story about music so far,你能耐心看到这儿,实属不易~

 

P.S

    我想让你们听首歌~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